一、我们就像活在自己的谎言里,一直明白,却不愿意妥协。抱着侥幸的心理去触碰那些本不该接触的,明知不会有好结果却还是一遍又一遍的飞蛾扑火。于是就这样,跌跌撞撞的摸索着自己的人生。二、我们可以耐心等,幸福可以来的慢一些,只要它是真的。我没有打从心底里感到伤心或憎恨过什么,所以,也不知道伤心或憎恨会变成什么样的回忆,我只是茫然的觉得离这种体验还很遥远。三、人生需要一份懂得与感悟。有那么一瞬间,信念其实就是相信未来,相信内在,能爱的时候好好爱,不爱的时候好好过。从从容容,简简单单,实实在在,安安静静,亦是美好的人生,智者的人生。四、人和人,别老说配不配,适宜就好。一块钱的打火机也能点着一万块钱的香烟。几万块钱的一桌菜它还是离不了二元钱一包的盐。人生,哪有事事如意,生活,哪有样样顺心。所以,不和他人较真,由于不值得,不和本人较真,由于伤不起,不和往事较真,由于没价值,不和理想较真,由于要继续。五、想有一个真实的自己,最终想与自己言欢握别。就像清理战场,无论胜败都要总结。因为人生有很大一段是真实地面对自己,是向自己交代。或许自己的真实是在最后的日子,或许自己的勇敢就是说出真相。无所顾忌是那样的豁达和坦然。六、别人在熬夜时,你在睡觉,别人已经起床,你还在挣扎再多睡几分钟,你有很多想法,但脑袋热了就过了,别人却一件事坚持到底。你连一本书都要看很久,该工作的时候就刷起手机,肯定也不能早晨起来背单词,晚上加班到深夜。很多时候不是你平凡碌碌无为,而是你没有别人付出得多。七、你拥有青春的时候,就要感受它。不要虚掷你的黄金时代,不要去倾听枯燥乏味的东西,不要设法挽留无望的失败,不要把你的生命献给无知,平庸和低俗。这些都是我们时代病态的目标,虚假的理想。活着!把你宝贵的内在生命活出来,什么都别错过。八、任何一个生命,都是一个小宇宙,都有属于自己的时光。九、最好的生活是,有人爱有事做,剩下那点不快乐,可以自己治愈好。十、更勿需说生命道路有多么坎坷,因为有一种生命再多苦难都能担承。

万事都有因果,因果报应不是佛教的说辞,而是宇宙法则和自然规律,放之四海而皆准,丝毫不差。佛法只是对因果报应的合理性、准确性给与客观描述而已。可是为什么社会越发展、科学越进步,而人们却越来越不信因果?难道人们都不怕造恶受报吗?他们不怕,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因为我们对因果报应这个宇宙本有的物理法则采取回避和否定态度,所以许多人根本不知道自然界中还存在着这个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千古不灭的客观规律。当今世界天灾人祸接踵而来,在残酷的事实面前,我们该觉醒了!(一)因果报应真的那么准确、那么普遍吗?在解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先讲两件真事:民国十四年(1925),有个叫周师寿的人,在舟山遇见一个出家人,互问籍贯,才知道都是同乡平阳人。周问师傅为何因缘出家?僧人说:“我原来是当兵的,在部队是侦探。有一天我路过一个买卖家门口,有一个妇女在哭涕。我上前问其缘故,那妇人说:‘我丈夫外出,刚才有一个人到我店买货,价值三圆,他付了钱提货走了,我把这人给的三块大洋叫别人看,发现全是假的,我丈夫回来后必定责怪死我’。那妇人说完后更加痛哭悲涕。我对那妇女说:‘你把那三块大洋给我看看。’他拿出后,我一看果然是假的,是用铜板做的,我从口袋里拿出三块真的,换那三块假的。那妇人不肯,我说就这样吧!我强与她换了就走。我刚回部队,部队就紧急调动,要去前线打仗。我换了军装也去参战。战斗中,突然一串子弹飞来,我觉得身体震了一下,接着军帽和军服都着火了,我赶紧扶扑打。事后我仔细检查了一下身体,居然没有受伤,却发现口袋里那三块假银元,已被子弹穿透了两块,是那仅存的一块保住了我的性命!我大为震惊,反复思考:劫后余生有何乐趣,不如出家早修净业。”这真是救人实乃自救!由善因到善果,前后才几小时的功夫,报应就兑现了,您听后有何感想?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偶然的巧合,是故事。请问古往今来,我们人生在世的一切风云变幻,又何尝不是故事?又有哪一件事是纯真圆满的,永久不灭的?难道你每一秒不是在上演故事?你肯否定自己吗?肯定自己怀疑别人,这是人生的无知无明,使得人本有的智慧--佛性就无法显露。今天我主要和大家来研究因果报应问题,无明烦恼问题以后再谈。请再听我讲第二件真事。我的朋友胡君,原籍东北,她说:解放战争的时候,辽沈战役中,国共激战于锦州。那一仗打得很苦,当时一根金条才能换一个窝头,很多人遭难了。我们全家看时局不妙,提前逃离了锦州,全家到了北平。我父亲为了维持全家生活,外出找工作。那年头兵荒马乱,那里也不用人,到处碰壁。有一天,无意中走到一个大买卖家门口,推门进去,想再碰碰运气,只见一位账房正在算账。父亲上前说明来意,账房先生摆摆手说:“这都什么时候了,谁还用人!”我父亲怕其怀疑他不是良民,忙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账房先生,说:“我是从东北逃难来的,当初我也有工作,您请看……”帐房先生一见名片,眼睛一亮:“先生您稍候,千万别走!我跟掌柜的商量一下就来!”先生进去跟老掌柜报告,老掌柜一见名片后,拍腿惊喜:“我可找到你了!”边说边给我父亲下跪。我父亲急忙阻拦:“哎……您这是何意?”“您不认识我了?”我父亲想了好大一会,摇摇头说:“记不得了!”“胡先生!您这位大恩人可真是贵人多忘事!请跟我来……”老掌柜把我父亲请进客厅,指着条案上供着的一张名片说:“我每天都给这张名片礼佛烧香啊。”我父亲见案桌上的名片正是自己的,此时突然惊悟;那是多年以前,父亲偶然碰见一家三口,因为受骗被人坑害,钱财皆空,连回家的路费都没了。父亲见状,就将自己的名片给了他们,说:“凭这张名片保你们一路平安,途中一切开销,都记在我账上。”事隔多年,父亲已将此事早就忘了,没想到今日在此巧逢!“胡大恩人!快把宝眷都接来,就住在我这里,那也别去了、我愿效犬马之劳奉养……”后来老掌柜把我们全家接来,照顾得很好,我们全家避过了兵荒离乱之苦。我很奇怪,这么大的北京城,怎么会那样巧,恩人就能相遇了?就算一条街,不知门牌找个人也不容易呀!听了这件真事后,您仍然认为因果是巧合吗?不!决不是巧合,这是暗合道妙,这是宇宙本有之道!因果报应确切地说应该称之为因果律,为什么要称为律呢?因为它是宇宙本有的物理现象,是不会随意改变的。佛学是揭示宇宙人生真相的教育,因果律是宇宙人生真相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个宗教是不是迷信,首先要看这个宗教的宇宙观能否经得住科学考验。佛教是目前世界上唯一能够接受得住考验的宗教,科学越发展,越证明佛学是超越时代的,这已经在许许多多的领域里得到了印证。因果律是个既简单又相当复杂的宇宙物理运动现象,但是对于三世因果,迟早受报的说法,不少人表示怀疑,认为“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人理”,这些人怀疑因果律的可靠性,是因为站在眼前一生的某一点上来看待善恶报应,这是不全面的,有人贪赃枉法,为非作歹,却在法律的漏洞里逍遥自在,有人吃苦行善一辈子,却没得到好报。其实,灵识不死,六道轮回,这是认识因果律的基础;如果不相信有前生与来生,那么三世因果的道理很难被人接受。众生皆有灵识,而且可轮回转位,永生不息,这早在30多年前就被科学证实了。英国科学家约翰艾克理爵士,因发现众生灵识不死,而荣获了1963年的诺贝尔医学奖。正是因为许多人不相信灵识不死和六道轮回,所以他们不相信宇宙中存在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循环道理,法律没能力阻止这些人犯罪。现在社会,人人重视名利和物欲享受,而不管别人的死活,人们相互欺骗,彼此失去了道德的约束力,人心衰危至此,真是可悲可叹!只有我们深信因果才是维持世界和平、社会和谐、人类和美的唯一有效的观念与法则;只有普遍弘扬佛法,才会使世界健康发展,人心能改变环境!(二)可是,因果律现在还被许多人误认为是迷信,佛学相信,唯有重大的业力不能转变而被称为“定业”之外,人是可以凭后天的努力来改善先天业因。“菩萨畏因,凡夫畏果”,凡夫造恶时不怕,恶果一来就怨天恨地。有些人不相信因果律,却相信算命,算对了却又没有解决的好办法。九四年一个医院的大夫跟我讲了这样一件真事:“有一天,我们科送来了一个被油烫伤的女同志,伤势不轻,马上收留住院。手术时,我问她怎么出的事故。她说:‘我是北京人,有一天算命的告诉我,说我下一个月有皮肉之苦。我就想,往哪躲这场皮肉之苦呢?想来想去,干脆去天津,到天津姐姐家先住一个月,再回北京。哪想到,到天津马路上骑自行车,不小心用车把将路边卖炸糕的油锅挂倒了,油扣到了我身上。我真聪明,往你们医院躲皮肉之苦来了。’说到这,大夫和护士都笑了,她自己也笑了。可见,想躲避恶报不是容易事。”是的,人生在世,我们分分秒秒都在受着前因的报应,所以随时都会发生各种烦恼。但是,唯独佛学可以改变或消弱这种烦恼,佛学主张命由我立。不久前,中国有个易学专家出国考察回来后写了个报告:“我实地考察了许多人,我给他们算命,看相……我的结论与大多数事实不符,我当时心中非常震惊,因为我相信是很有把握的,回国后我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易乃日月,易学是太阳系里的运动规律,信佛的国家也不能脱离太阳系呀?难道佛力能改变太阳系内的物理运动规律吗?”这个易学问题思考得好,因为在世界宗教中,佛教是唯一懂得无限宇宙的,佛教的无限宇宙可以普遍见于各种经典。为什么西方宗教,多种思想的神权或者其他民族的神权信仰,都没有提到因果律这一课题呢?因为他们不知道宇宙的构成,更不知道因果律是宇宙法则之一。而佛学正是揭示宇宙人生真相的智慧和教育!为了把因果律说清楚,一个比较适合的比喻就是飞曲尺。“飞曲尺”是古代澳洲人打猎用的一种工具,它是用木棒制作的,造型近似中国汉字的“人”字形。这种飞曲尺,经现代航空学家的鉴定,认为这是一种设计十分精确的飞行器。打猎的时候,将飞尺抛出,不管是任何方向,也不管使用多么大的力量,飞曲尺总会很准确地飞回到猎人的手中。原来,宇宙的法则之一就是循环:动力圆形或椭圆形周而复始,永远循环,生生灭灭,循环不息。像哈雷彗星每隔70年必回到太阳系来,它绕过地球上空后再飞向太阳系。太阳带着群星绕着银河系中心旋转,要经几百亿地球时间才能绕完一周。可是终归又回来了,而且银河星云旋系又绕着更大中心旋转-……依此类推,无穷无尽。近年来,新太空科学确定了宇宙大爆炸和大泡泡扩展学说,普林斯顿大学的天文学家,因收到了几百亿年前宇宙大爆炸时的回音,而荣获了当时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天文学家发现,每个宇宙都像一个大泡泡,每个大泡泡都有无数的微中子等非物质组成,每个泡泡都有几万光年厚度,每个微中子都有一定强度的电压,这些物理现象,人类的肉眼是无法看到的。在这些大泡泡之内,一切星云旋系,都在这个泡泡的内壁压力之下做圆形运动,这就好像一个鸡蛋放在手中,使劲地摇动,蛋黄和蛋清虽然被摇散了,但是它始终不会脱离鸡蛋内壁作圆周运动。如果有人飞向太空深处,假设一百亿光年,自以为到了一个新地方,结果还是回到了地球的原处,孙悟空最终跑不出如来佛的手心!这一切现象都是由于宇宙的动力循环动力法则。因为宇宙中没有直线,你把直线无限延伸下去,画上千亿兆光年,你以为很直,结果又回来了!因果报应就是这种宇宙运动基本法则的反映,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每个人的身口意的一切行为,都像飞曲尺一样,意念是空想能的一种,科学已经证明心力是超光子,是微波,这些抛向空间的一切力量,终于会弹回来的,它要击中的最后一个目标不是别人,正是你自己!--这句话很重要!我们要认真去领会,我们每一动念,所行所为,都是我们自己在宇宙中发出的动力和影响,它会透过各种不同的时间和空间,挟着递增或者其他影响所变化的强力或弱力,回旋归来,而且一定要回到出发点的。这些善恶报应有时是遥远的,有时是来世的,但更多的是今生的,比如,一个人推着车从天津走着去广州,一个星期后,一辆高级轿车也从天津开往广州,事实上轿车不一定后回来,这是常识可以理解的。古往今来,人间发生过许许多多因果报应的事例,为什么没引起世人的警觉呢?这是因为人类在宇宙中只占微弱的地位,思维难以超越经验世界,始终都在经验的世界中转圈子,而对经验世界以外的认识却极其贫乏!佛学对宇宙本体本源及其人生的关系,都有相当深刻的认识,单从哲学研究宇宙是不够的,也需要用科学去研究宇宙。威勒博士创造了专门研究黑洞的‘黑洞物理学’,他还在相对论与量子力学的体系之内发展了新的‘几何力学’,被世界誉为‘几何力学之父’。威勒博士在新物理学上有着许多卓越的成就,他没有接触过佛学,但他却说:“宇宙的一切事态发生,都是循著因果关系而发生的。”“假使没有因果律,宇宙就只有混乱,完全不是我们所知道的物理现象了!宇宙中从显微的生物到庞大星云旋系,无论大小,一切运动都遵守因果律进行。”因果律的循环法则简而言之:运行的方向与终点回归到起点,用白话说就是:你从哪里来,还是回到哪里去。施人于恶,回报是恶,施人于善,回报也善。(三)现在有些人自己不知道宇宙中有因果报应的铁律,却还盲导别人不信因果,这种人是很危险的!就好像冰海沉船的“巨船号”船长一样,他虽无心带领一船人入于险境,但却难逃偏见之过,最终把数千乘客带到了冰山航线,全船同归于尽,葬身冰海之中。这位船长有数十年的航海经验,由于他只相信自己的那点知识,不相信别人的忠告!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投出的力量是因,回报的力量是果。那么果报可以改变吗?答案是可以改变的。定业不可转,所谓定业就造了极大的恶业,如五逆--杀父、杀母、杀罗汉、破和合僧,出佛身血,又如毁谤三宝,杀人越货。纵火决堤,强暴妇女等重大犯罪行为,都是不可转变的罪业。因为这些行为不仅造成了他人生命的丧失,并且危及社会安定,所以必定受报。“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屠门夜半声”,杀生太多,不可避免要引起战争,而相互残杀与斗争,则会招致兵荒马乱,十室九空等劫难。恶因积累到某种程度,量变到质变,便会发生灾难,有时是区域性的,有时是全国性的乃至世界性的,但看人数的多少和造业的轻重而定。今生造业不一定今生受报,在过去世中,于不同的地方、个人造了某类恶业的因,就会在未来世中,某个时代的同一环境中、受到相同的恶报。有些人隐恶扬善,干了善事夸夸其谈,唯恐世人不知。干了恶事自以为别人不知道,不生惭愧心,不肯悔改。这种人其实很蠢,常言道,“举头三尺有神明”,别说佛菩萨,就是佛门中大修行人也能知他人的善恶行为。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记得有位大德跟我们讲过这样两件真事,第一件是:“1982年4月28日,一位素不相识的西方青年,应电话之召,来我住处修理沙发。他是维也纳人,名叫法兰克。我一见此人就知他人品好,彼此谈得很投机,我突然劝他:你以后不要再到山林里去打猎了!打猎是无故的杀生行为,你太爱打猎了!”“你怎么知道我爱打猎?!”“我知道。而且我看见你曾经进入加州北部的红木森林中,你心中惊疑,因为你总觉得好像有人盯着你,你听到了呼吸,四处张望却又没有人影。你知道吗?那是红木精灵在盯着你!这些数百年在的,它们也有了智慧。”“是的,我的确是有这样的经验。当时我被吓跑了,可是我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一个人!你怎么知道的?”“我非但看见这件事,还看见你未来在9月左右将入山打猎!”“你有天眼?”“没有,是观世音菩萨叫我警告你,劝你别再为了娱乐去屠杀那群鹿群!否则,你会自招危险!会有一颗子弹飞向你头部右边,你会丧生!如果你有一念之善,不再杀生,你可能逃过这场灾难。”“我是基督教徒,我不会相信你这些话。”“你不信,不要紧,可是我求你:九月份你入山打猎时,放过那只怀孕的母鹿,不要杀他!你若肯一念慈悲,菩萨会保佑你平安归来。”法兰克笑着走了。十月中旬,法兰克突然来访,感激地说:“师傅你真行!”“子弹果然擦过你的右耳了?”“是的,九月份我休假,朋友们约好一同入山去打猎。我们到了深山,在大雪中走了三四天,才看见一只鹿,我是首先发现的,我举起枪瞄准:这是一只大肚子的母鹿。我突然记起了你的警告和请求,我心软了,向天开了一枪,把它吓跑了,免得被我同伴发现。后来,当天晚上,大家在营火旁边喝酒,同伴们擦枪,有一位不小心,碰了扳机,一颗子弹向我的头部射来,咻的一声,擦过我的右耳!”“这颗子弹本来要射入你的头部眉心的,只因为你一念之善,菩萨特别救了你!你以后不可再杀生了!你现在信不信有佛菩萨了?”“我信了,我真相信了!我当时惊魂未定,记起你的话,我就中止入山,空手而归。我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打猎杀生了!”接着,大德又跟我们讲了第二件事。“那是在1998年夏天,大约是在5月底,我在住处会见了一个青年。我在这位青年身上看见了他父亲的健康状况很坏,我对他说:‘令尊生平嗜酒,每日喝上整瓶的威士忌或白兰地,现在肝脏已有癌症征象。’这个青年大惊,但是不信,而且说:‘家父不迷信,他不会信你的!’”“我知道他不会信我,但是,令尊曾经有一件大善阴德,我蒙佛菩萨加持令我看得见,知道他的善行,叫我救他!你们若不信我,何不送令尊去看医生?诊断后,你们来找我好了。”“家父行了什么善举?家父做事从不跟我们谈起,连我都不知道。你既然那么说,你可以讲出来让我听听吗?”“我不告诉你,但是我可以写下几个字,你拿回家去问令尊好了,他一见字就会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于是我在纸条上写着:“大约三十七年前,老伯身在法界警察,为一个蒙冤的死囚妇人洗脱罪名,使她获得了翻案,恢复清白,无罪释放!老伯的义行,救了全家9条人命!”“我从未听他讲过此事”。“你拿回去给老人家看吧!”几天以后青年打电话来,惊奇地对我说:“师父!你怎么知道的?家父非常震惊,他说这件事从来没有人知道,他也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这太奇怪了!”“没有什么稀奇的!为善为恶自然会有人知。俗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任何人为善或行恶都会有菩萨知道的。令尊这件善行,虽然报章没有导报,也没有局外人知道,令尊为善不居功、也不宣扬,可是佛菩萨是知道的,叫我运用天眼看见。现在令尊有肝病,若不是他积有大善行,早已不能治了。”“家父说,这件事甚至没告诉过家母,我们做子女的更是一点也不知道。现在你写的明白,家父才讲出这件事来,我们全家都极为惊异。”“那么令尊像现在相信有佛菩萨吗?”“他本来什么也不信,现在信了!”“那你快送他去见医生检查肝脏。”一周以后,青年再次打电话:“师父!专科医生检查过了,证实了家父有严重的肝脏病、家父要求来见你谈谈,可以吗?”“来吧!我会尽力帮助他的。但我有一个条件,首先要求他戒掉烟酒。”由于这位老伯对我的信任,多年来,医生叫他戒酒,他都不听,现在一下都戒了。后来他们全家来看我,在我的劝告之下,老伯开始注意保养,健康逐渐改进,肝部的癌细胞已经停止活动。后来老伯再次来访,向在座的十多位宾客宣布真相,他说:‘当年是有一个妇女因贩毒案被判极刑,在我细查之下,发现这个妇女是被毒贩子栽赃作为替罪羊的,我就尽力为妇人请求复审翻案,后来终于抓到了真犯,洗脱了妇人的冤枉。这件事我认为是我应该做的,并不认为是什么值得一提的善举,我从没对任何人提起过,连内人也不知道有此事,就是办案的人,圈内的人也很少有人知道。我不明白你怎么知道的?”“我蒙佛菩萨叫我运用天眼看见老伯你当年在法庭上为冤案请求开恩复审……”。我讲出了三十七年前的详情,而且历历在目。“这可是闭门审讯呀!你怎会看见?”老伯惊骇万分,他承认我描述的完全正确,而且符合事实。“有一样我不明白,我救的只是一个人,你怎么说九条人命呢?”“妇人腹中有孕,它若冤死,就是两条命了,她丈夫在悲痛中,打算把六个孩子全部毒死,然后自杀。假如这件案子不获得你出力平反,不就是九条人命么?”“听说过他全家会自杀,但并不知道居然会有九条人命之多。这件事真是奇怪极了!这是我个人的秘密,怎么你全看得见呢?”“善恶终会有佛菩萨与神灵知道的,也会有凡人知道的!老伯,你尽量放心!佛菩萨知道你有此善行,叫我救你,你的病不碍事,因为你已经种下善因,你会得到善报的!”也许有人会问,一个人干的善业恶业,为什么佛菩萨和有修行的人会知道呢?要想回答清楚这个问题,站在原始皮毛物理学那点已经落伍的知识基础上,是很难领悟的。1963年3月的美国《科学新发现》月刊,以封面头条巨大标题予以介绍,称之为本世纪最伟大最深入的生物化学发现--人体有电流及电磁场!科学认为电子本身就是生命的一种形态,它被一种识能所附着,有识能的电子充满于宇宙之中,人脑内的电子,以亿万计,各自携带着他的记忆,人心一动,就可以射出无数的光子之流,射向三千大千世界,在宇宙的统一磁场内,我们心中发出的这一光子束流,会引起整个统一磁场内的波动及连锁反映;一粒原起的光子射出,会引起宇宙各光子的响应,这就好像电视台发出的每一个磁波信号,都会波及千家万户的电视机并收到同一个节目一样。大修行人可以运用天眼、慧眼和法眼发出超磁波,观察前生与未来如在眼前。因为人心和十法界都是相通的,善恶报应也是超时空的。(四)在宋朝、宋太祖赵匡胤有一员大将,名叫曹翰,曹翰因为攻下江州之后,把首将胡则斩首,而且他命令部下与官兵进行屠城杀人,掠夺财物,所以曹翰死后报应很重,他转入畜牲道投生为猪,曹翰的儿子没能长大成人就死了,他的女人也沦为娼妓。当时无关这个地方,有个长官叫刘玉寿,他的家中养了一只猪,在刘玉寿准备杀猪的前一夜,他在梦里见有一人要求饶命,醒后自知是猪的灵识的示现。刘玉寿慈悲心生,没杀猪,而是把猪养了起来,一年后猪自己死了。这一年刘玉寿应朝廷差遣,出使贵州,在路途中生了病,他在梦中见一伟丈夫走了进来,站在他的面前,好像有所求。刘玉寿问其姓名,来人说:“我是宋将曹翰,江州一役,杀人越货,多杀无辜,我已受报沦为畜牲,我以前的部下也都落入异道,恶鬼道,地域道,我今已转为猪身,请长官拯救!”“我也是凡夫,有什么办法救你呢?”“你心性慈悲,见猪被杀就生怜悯之心,你曾记得往年你救了我一命?养了我一年?”“我想起来了,以前在家中我确实救过一只猪的性命,但不知道就是你呀!现在我到哪里救你呢?”“因还往昔命债,我刚被人杀死,现在业报没定,不知往哪再去转猪。今日有缘与恩人在贵州相见。我在唐朝时代,原来是名小吏,听一位法师讲经,我也去供养,因这点功德,世世为宰官,后来善报享尽,到了宋初,因我作恶转受此果。今遇恩人,我有一事相求:今后凡遇我辈,或被捉,或闻叫声,或见人吃杀,请大家持念准提咒,或念阿弥陀佛,我辈可暂忍其苦,有缘者可托生人道。我因杀业之惨,而受刀砧之苦,由宋至明已达六百余年,至今没能摆脱畜牲之身,因果惩罚真是厉害!恩人呀!我多么想早日脱离苦海,再转人身!”刘玉寿是明朝人,当时憨山大师还健在,憨山大师就把这件真事记在《梦游集》中了。善恶心念可以超时空,在现在生活中也有证据。在我认识的居士中,有一个名叫赵刚的,他以前瞋心很重,爱发脾气,烦恼一来,身不由己。信佛以后他明白了,这些烦恼是无量劫以来,自己八识田里有这些习气种子,后来他发心对治,努力放生、济贫、印经、宏法,并把每天诵经、念佛连同所作的一切功德,全部都回向给了以往被他伤害过的一切众生,回向给多生以来的父母与亲戚,愿他们都能早日出离苦海,往生净土,圆成佛果!他每天这样坚持着。1994年12月底,赵刚跟我说:“昨天夜里我做了个梦,看见家里来了好多人,满满地站了一屋子,我看这些人都很面熟,好像都认识,可是又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了。我问,你们来找我有事吗?他们对我说:‘今天大家是来感谢你的,你把功德回向给了我们,我们准备去好地方了!’‘哎呀,我没做什么,我就是念阿弥陀佛,以后你们也要多念阿弥陀佛,争取早日求生极乐世界!’早晨夫人问我:“你昨天夜里又说梦话了?每次你一说梦话我就推你一下,这次我听见你在梦里念阿弥陀佛,我没推你,可是我一睁眼,我看见满满站了一屋子人,我吓了一跳!我赶紧把床头的小灯打开,可是看见人影仍在晃动,我吓坏了,赶紧把灯关上,我不敢看,闭上眼念阿弥陀佛,好长时间没睡着!”赵刚问我:“为什么做梦的人与睁眼的人会同时看见一个境界呢?”我说:“这类事情确实是不多见。这是你一念善心,已与前生的亲属接通了,佛力不可思议,众生心力不可思议!”人生是宇宙的一部分,我们的祖先创建的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对宇宙人生的统一性,已有了高度的认识。同体大悲的佛学思想,比这种宇宙现象更为透彻!当今世界,人为创造的各种标准,对人类的思想行为已经失去了制约力!真正能够维持道德的最大力量,还是宇宙中的超自然力量--因果律,这是不可抵抗的力量!佛教希望大众多行善事,济助贫病孤苦,深信因果,慈悲喜舍是佛法的根本行为准则,也是人类最崇高的理想!如果到现在您对佛学还没能有所认识,那不要紧,但是,在因果报应这个问题上,希望您起码应该为自己着想,相信科学的观念。我最后再次提醒您,科学证明因果律法则是:运行的方向与终点,必定回归到起点,每个人对空间所抛出一切力量,最终会飞回来的,它击中的最后一个目标,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朋友,请您牢记: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