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是一首时光渡口的感怀诗作为诗的国度、词的故乡,中国每一个传统节日的民俗习尚都洋溢着浓浓的诗情画意,节日诗词不仅是一座文学艺术的宝库,也是一部民俗风情的百科全书,春节更是浸润在诗词歌咏中的风俗长卷。

在“长沟流月去无声”的岁月长河里,在“旧国当千里,新年隔数更”之时,最容易引发文人骚客的岁月感怀,借年俗诗词感叹壮志未酬的憾恨,表达对理想的执着追求,读来依然百感交集。

晚唐诗人曹松在《江外除夜》中写到:“千门庭燎照楼台,总为年光急急催。半夜腊因风卷去,五更春被角吹来。宁无好鸟思花发,应有游鱼待冻开。不是多岐渐平稳,谁能呼酒祝昭回。”千门庭燎,楼台远近,时光有如白驹过隙……而想到人生与事业出现了转机,诗人难掩欣喜之情。“岁暮纷多思,天涯渺未归。老添新甲子,病减旧容辉。乡国仍留念,功名已息机。明朝四十九,应转吾前非”,从白居易作于49岁的《除夜》诗中,不难感受他卧病他乡,功名无望的悲情。

1842年林则徐流放新疆,在伊犁除夕赋诗:“流光代谢岁应除,无亦无心判莞枯。裂碎肝肠怜爆竹,借栖门户笑桃符。新幡彩胜为争奋,晚节冰柯也不孤。正是中原薪瞻日,谁能高枕醉屠苏。”意境豪雄悲壮,读来令人振奋。

美国著名文艺理论家哈罗德·布鲁姆在《西方正典》中说:“一首诗、一部小说或一部戏剧包含有人性骚动的所有内容。”诗意春节里,流淌的诗篇,花间的词章,折射出古人不同的情感,有对新春景象的歌咏,也有对岁月流逝的感怀;有对美好生活的企盼,也有对人生无常的感叹,有对亲情感人的歌咏,也有对生命由衷的感悟。虽时过境迁,依然能感受到春节的独特魅力和诗人们的旷世情怀,穿越浩瀚时空,开启了一程古老民族诗意风俗之旅。

(原创作品。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