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漂泊不定过,说说自己对无头苍蝇的理解。

当我们说到无头的苍蝇的时候,总是以为那是一句贬义的话,事实上,我也承认这是一句贬义的话,我同样承认其贬义的价值。贬义能够从另一个角度催人奋进,就像失败是成功之母一样。

后来我发现,无头苍蝇背后有不为我们所知的价值。

在当放牛娃期间,我不止一次的做过这样的事情,捉苍蝇,并掐掉苍蝇的头,苍蝇确实会飞,当然是乱飞了。总是会挣扎一段时间才最终死亡。

残忍吗?确实残忍,我现在不会干这样的事情了。当这句源自于苍蝇被掐了头之后的行为举止的话,无头苍蝇被人类提高到文学的高度之后,其含义就远不止这点了,这也是人类的残忍与聪明所在。

无头的苍蝇有一句歇后语,这样说的:无头苍蝇——乱撞。

无头苍蝇往往被用来形容无目标的乱撞,这一点确实非常形象。我也赞同这样的说法,当有一天我在日记里写自己像无头苍蝇一般乱撞,我停下来想了,这句话到底意味着什么?背后会带给我有什么消极的意义,或者,有什么积极的意义呢?

这是我在几年前就思考的问题,渐渐地,我发现了无头苍蝇背后会给我们某种不良的暗示。除非你没有感到过自己是无头苍蝇。

人们总是自信的认为自己目标感满满的,在这一点上,我和别人不同,我缺乏目标感,这也是我为什么非常推崇无头苍蝇——乱撞的根本原因所在。

无头——意味着乱闯,无头意味着死亡,无头意味着无望。其实这个无头给人的暗示并不是苍蝇的头,而是人类自身的头。怎么说?

人类已经移花接木把自己的头借给了苍蝇,于是乎,这样说的背后是有把自己的脑袋移花接木到苍蝇身上的作用的。这种无意识的错乱让自己处于非常危险的思维模式中,误认为自己已经是一只无头的苍蝇了,思维混乱,没有目标感。

就我自己的体验来说,我这样说的时候,我首先发现的是这句话给我的负面影响,而不是促进作用。殊不知,无头苍蝇所传递的实际信息是这样的,就是无头的苍蝇本身仅仅是行动上的,而不是目标本身。我们看到的或者想到的确实要比现象本身还多。

那么,无头背后会给我们什么消极的暗示呢?

我们看到对自己的目标彻底的否定,这一点最为危险,我们用诸如好高骛远,不切实际的说理想与信念,如果是实际,那还叫理想吗?显然不叫。

人,最怕的是将自己说得一无是处。任何目标的实现都是难的,不是说你今天确定了这个目标,明天或者后天就能够实现。

不可否认的是,任何目标和理想都有好高骛远的成分,任何目标和理想都有不切实际的成分,这一点我也一直都不否认。

然而,不知道大家是否关注到这样的问题没有,我们的文化体系里,总是在找自身的不足,而不是找优点,这种模式对于修养有用,对于创新以及努力是有害的。

事实上,就连目标和理想都带有盲目性,好高骛远的说法为什么有合理性,其原因就是其盲目性决定的。

请注意,这里提到的盲目性就是关键所在。

无头——盲目性

是不是很明显的关联性。

无头和盲目性就具有非常强烈的关联性。

这种关联性,是客观的存在,作为一个有理想和信念的人来说,必须认识到,否则,一旦遇到挫折,其暴露出来的问题很难让人明白,理想和信念本身具备的盲目性,以及理想和信念实现过程中总会产生一些挫折。

应该说,理想和信念本身带有的盲目性以及实施过程中的挫折,是客观存在的。但,在我们的认识中,一旦某种盲目性在挫折夹击下暴露出来,有几个人能够辨别其中的价值,什么价值呢?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的吗?其实不然,所努力的都有价值,问题是,盲目性和挫折所展现出来的真正价值是,让努力的人们及时修正理想和信念,而不是一条道走到黑。可惜的是,修正的价值没有被发现,倒是将努力的人们吓退了。

既然是理想和信念,肯定不是最近就要发生的事情,或者最近就能够实现的事情,如果是最近就能够实现的事情的,那又不能称其为理想。

无头以及盲目性的对应关系,让我们很容易就把暂时的挫折视为永远的盲目,永远的无头。

谁没有一腔热忱,但是,能够一如既往的坚持的人有几个呢?显然没有多少,也就是说,我们看到的很多无头的苍蝇——乱撞。其最重要的价值是让我们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盲目性和挫折的必然。

当一个人做事情,已经做到了让人们用无头的苍蝇——乱撞来说的程度,说明这件事情黑暗的时光已经来临了,盲目性和挫折都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我们所面对的事情或许就只差一步了。

面对这样的挫折,我们不能放弃,而是进一步发现这件事情的价值所在,我们要做的是修正自己的理想和信念,而不是放弃。如果你放弃,真的就什么也没有了。努力的价值不仅仅是成果,教训也是一种收获。

在我们的文化体系里,独立自主不是说没有,却也是珍贵的,我们是崇善互帮互助的民族,特别是邻里乡亲都是互帮互助的,以及父母的呵护等等,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过分呵护使得我们的民族面对挫折方面大打折扣,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几乎很少有面对挫折的机会,特别是在读书期间,几乎都是大人们包办了所有的事情,挫折来了,我们没有能力面对。这种现象比比皆是,所以,无头的苍蝇——乱撞的情况不是多了,而是少了。

当我们面对盲目性和挫折的时候,我们不但自身缺乏这方面的能力,而且也缺乏理解的社会氛围。

苍蝇给人的心理暗示是肮脏的,低下的。这种暗示不可小觑,会被我们无意识的全盘接受,这种无意识的暗示最大的危害,会使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承认某种消极的想法,或者消极的因素慢慢侵蚀了自己也不知道。

人说了,谁会把类似的比喻当真呢?不当真倒好,问题是还真的当真了,你有什么办法!

我们的文化系统里边,还有一种情况就是默认某种现实,这种默认无意识中又加大了自我否定的力度。

须知,人的自信心的构建,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建立起来的。要摧毁嘛!相当简单,就那么轻轻一下就毁了。我们农村里有一句俗语:“担子头上莫加针。”意思是说重压之下,哪怕一根针的重量都承受不了。一个人的承受力度达到了极限,压垮的极有可能就是一根针的重量。

时至今日,我发现了无头的苍蝇最大的价值是在实践过程中。

既然理想和信念带有盲目性,那么,我们就要承认其中的盲目性,但我们不能忽略了理想的价值,我们不能全盘否定理想的价值。

如果我们能够这样想,我们如无头的苍蝇一般的乱撞,总是有人能够明白问题所在的,不过要做的是坚持而已,有很多事情,不是你错了,而是说要实现非常的难,或者也不是非常的难,只是缺乏坚持而已。

事实上,这个世界上是没有极为精准的目标的,也没有极为精准的理想,如果一开始就想着能够从中获得什么好处的话,这是不可能的。

我们最缺乏的教育不是看到别人过得好,而是别人为什么过得好。

只要努力,谁都将面对乱撞的境况。也就是说正常的情况下,谁的努力都会碰到迷茫与无奈,这时候任是你多积极的人都会或多或少的有些消极的情绪,而如无头的苍蝇——乱撞又是想到的概率极高的一句话。

谁不是呢?

只要坚持不懈,你的努力会得到回报的,这种回报也许不是你最初想要的,但比你想要的还要好,不是吗?

我们发现,很多人都不清楚自己的优势是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们的教育模式一直都是纠错模式,我们的注意力都被无限制的放在了你到底在什么地方做错了,老师们总是说会做的题目就不要去看了,要攻坚不会做的。

你善于的事情原本不用费太大的劲头就能够做得更好,我们的精力都用在了纠错上,纠错原本是没有什么错的,也是很好的一种品质。再好的解决方式,只要被单一化了,被用到了极致,那么也就失去了很多发展的机会了,优势也就渐渐地被忽视乃至变得平庸了。

无头的苍蝇——乱撞,为我们提供了不同的可能。

心理学家做过实验,让老鼠或者狗放在玻璃框内,多次尝试之后,老鼠和狗都没有劲头了,即便把玻璃罩抽开,老鼠和狗都会对周围的事物视而不见,甚至不会去吃旁边的食物。

当我们因为无头的苍蝇——乱撞,累了,可以歇歇,但不能就此停下来,停下来之后,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我们要给正在如无头的苍蝇——乱撞的身边人,给予他们相应的帮助,帮助不是说要投入多大的人力物力,这时候给予他们鼓励比什么都重要。能够这样折腾的人,缺乏的不是聪明才智,他们都是聪明人,不过是因为暂时的困难使他们迷茫而已,如果你连安慰的话都找不到的话,那么,就不能人云亦云的说些打击人家的话。

我就见过很多能够折腾的人,我极为佩服的,很多时候就是因为得不到肯定和鼓励而无疾而终。我也经常听到带有讽刺意味的话语,到底是怎么了,我也说不清楚。

我们身边就有很多有创意的人,我们只要用心一点,就能够发现。我非常佩服他们,但大家不要认为我所说的这些人是什么伟人或者做出了多么了不起的事情的人,这些都是极为平凡的人,我们的文化体系里,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对于平凡人的敬重也是缺乏的。

有时候我极为敬佩的说到某某真的很不错,有些人马上就来了,说是某某在哪些方面怎么怎么了。我觉得奇怪了,怎么会有这样的现象呢?时间一长,我发现这些都是极为常见的现象。我也就只是在心中默默的敬佩了,不再说,省得又被人以为我是被蒙蔽了,碎碎念的拉着我说一通不是这样的,是那样的话来。

我所敬佩的人是非常多的,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人,我倾听他们说这说那,我经常问他们为什么会做得这么好。

因为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做得这么好。

无头的苍蝇本身没有什么,但背后消极以及积极的地方,值得我们思考。

我在外上班13年了,还是会迷茫,每天都自己反省一下自己,问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自己会什么,自己规划自己的生活,按照规划慢慢走下去。